新闻中心

前军情六处处长声称COVID-19在中国实验室开始是“事故”

前军情六处处长声称COVID-19在中国实验室开始是“事故”





由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试图将新型呼吸道疾病标记为“中国病毒”,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声称,北京一直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解释去年晚些时候COVID-19如何首先在武汉开始传播。是证明该病毒是人为的“巨大证据”。

英国秘密情报局(MI6)前负责人Richard Dearlove爵士在《电讯报》的 Planet Normal播客中说,挪威-英国研究小组本周发表的科学报告表明,COVID-19大流行是呼吸道疾病的结果病毒“逃脱”了中国的实验室。
据75岁的理查德·迪尔洛夫爵士(Richard Dearlove)引用的“重要”新报告,该病毒的基因序列内已发现线索,似乎暗示该病毒的关键成分是人为并“插入”的。

该媒体援引该报告的说法可能会引起人们的说法,即中国应该为全球死亡人数和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后果支付“赔偿”,因为北京从爆发开始就一直在努力“锁定”有关引用前情报局长的话说。

“我确实认为这是偶然发生的……这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中国曾经承担责任,是否会赔偿?我认为这将使世界上每个国家都重新考虑如何对待与中国的关系以及如何对待中国。国际社会都对中国的领导层采取行动。”在1999年至2004年间担任MI6负责人的理查德·迪尔洛夫爵士(Richard Dearlove)告诉《电讯报》的播客。
迪尔洛夫说,这表明中国科学家有可能在蝙蝠冠状病毒由于生物安全缺陷而逃脱时进行秘密基因剪接实验。

“如果您犯了一个错误,那将是一个冒险的生意。请看一下这些故事……领导层试图制止有关流行病的起源以及人们被捕或沉默的方式的辩论。我的意思是,我们对于我们正在处理的内容,真的应该不再有任何疑问了。”
在没有指责北京故意释放病毒的同时,迪尔洛夫在采访中确实指责中国随后掩盖了这一流行病的规模。

“当然,中国人一定已经感觉到,如果他们遭受了一场大流行病,也许我们不应该太努力地制止这种情况,因为我们的竞争对手正遭受着同样的劣势。”前军情六处处长。
“独特的指纹”
根据由伦敦大学圣乔治医院的安格斯·达格利什教授和挪威病毒学家比尔格·索伦森(Birger Sorensen)率领的新的同行评审研究,题为“ SARS-CoV-2穗突的重建历史病因”。 《电讯报》写道,它们确定了“放置在SARS-CoV-2 Spike表面上的插入部分”,从而阐明了该病毒如何进入人体细胞。

该报告被警告为SARS-CoV-2峰值与先前研究的任何其他Sars病毒均存在很大差异,因此,人们对开发疫苗的努力能否成功表示怀疑。建议科学家们相信该病毒的真正病因已被“误解”,这促使他们开发自己的疫苗,该疫苗由索伦森领导的挪威制药公司Immunor AS生产。

Dalgleish教授及其同事计划在未来几天内发布的分析称,该病毒具有“独特的指纹”,“有意操纵的迹象”,从而使冠状病毒自然进化的理论受到质疑。

研究表明,COVID-19是一种“非常适合人类共存的病毒”,很可能是通过武汉实验室的实验设计的,可以开发出“高效嵌合病毒”。

“此后,那些坚持认为人畜共患疾病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人需要在断言他们的证据具有说服力之前,特别是在我们还表明,在我们的研究中发现令人费解的错误之前,准确解释为什么这种更为简约的说法是错误的他们使用证据”。
该报道称,这份最新报告早些时候被包括《自然》和《病毒学杂志》在内的数种期刊所拒绝,它们认为该研究“不适合发表”。

该报告表面上经过了多次改写,以消除对中国的指责,然后才在斯坦福大学和邓迪大学的科学家主持的《生物物理学发现季刊》上发表。

The Telegraph引用的先前版本建议将这种新型呼吸道疾病冠以“武汉病毒”之称,同时声称已证明“在合理怀疑的基础上已设计出COVID-19病毒”。

这名作者最初写道:“我们意识到这些发现可能具有政治意义,并引起令人困扰的问题。”
据报道,挪威军方首席科学顾问和原始合著者之一约翰·弗雷德里克·莫克斯内斯(John Fredrik Moxnes)要求从报告中删除他的名字。

根据该出版物,来自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科学家早些时候否认了该报告的结论。

不过,理查德·迪尔洛夫(Richard Dearlove)称赞这项新研究“是对有关该病毒如何进化以及如何以大流行的方式爆发和爆发的辩论的非常重要的贡献”。

“我认为这篇特别文章非常重要,并且我认为它将改变这场辩论……随着这场关于病毒的辩论的发展,我认为所有这些材料都将在印刷版中出现,并使许多人感到尴尬。建议我们,中国人可能在他们的日记中有太多发言权,无论出现在什么地方,哪些没有。”
COVID-19的起源
中国一直在全球压力下解释有关新型呼吸道病毒于2019年底首次在其武汉市如何起源的细节。

上个月,美国国务卿迈克·庞培(Mike Pompeo)声称,有“大量证据”表明冠状病毒的爆发源于中国实验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多次将大流行的罪魁祸首指在中国,并指定了COVID- 19“中国病毒”。

当前,国际社会之间已经达成了几乎一致的共识,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呼吸道病毒首先出现在动物中,最有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然后又跳入人类。
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在4月30日发表的声明中说,它认为最初起源于中国武汉市的COVID-19病毒不是人为或基因改造的,并补充说:

“ IC将继续严格检查新出现的信息和情报,以确定爆发是通过与感染动物的接触开始的,还是由武汉实验室的事故造成的。”
世界卫生组织(WHO)早些时候在4月21日表示,所有现有证据都表明冠状病毒是去年年底在中国的动物中产生的,而不是在实验室中人工制造的。

中国政府坚决驳斥了所有有关COVID-19起源的猜测,声称这一暴发始于去年年底武汉市的一个“湿市场” 。
本周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表示,北京将欢迎对这一大流行病根源进行国际调查,并坚称他的国家没有任何藏身之处。

大使说:“中国的记录是干净的。它可以经受时间和历史的考验。”


本文来源:http://www.yuyufm.com
本文作者:Subaru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陈先生

手 机:13988889999

电 话:020-88888888

邮 箱:yuyufm@baidu.com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